《中国哲学简史》(23)新儒家:朱熹的“理学”思

2019-10-11 21:58栏目:www.70570.com
TAG:

图片 1

《中国哲学简史》(23)新儒家:朱熹的“理学”思想。程颐死后只有二十二年,朱熹(1130—1200)就生于今福建省。这二十年中,政局变化是巨大的。宋代在文化上有卓越成就,可是在军事上始终不及汉、唐强大,经常受到北方、西北方外部部落的威胁。宋朝最大的灾难终于到来,首都(今开封市)陷于来自东北的通古斯部落的女真之手,被迫南渡,1127 年在江南重建朝廷。在此以前为北宋(960—1126),在此以后为南宋(1127—1279)。

《中国哲学简史》(23)新儒家:朱熹的“理学”思想。《中国哲学简史》(23)新儒家:朱熹的“理学”思想。《中国哲学简史》(23)新儒家:朱熹的“理学”思想。如果说,世界上每种事物都有它自己的理,那么,作为一种具有具体存在的组织,国家也一定有国家之理。一个国家,如果依照国家之理进行统治,它必然安定而繁荣;它若不依照国家之理,就必然瓦解,陷入混乱。

朱熹把程朱理学中的“理”说的更加清晰,各类事物各有其自己的理,只要有此类事物的成员,此类之理便在此类成员之中,便是此类成员之性。正是此理,使此类事物成为此类事物。所以照程朱学派的说法,不是一切种类的物都有心,即有情;但是一切物都有其自己特殊的性,即有理。可以理解为,万事万物都有其规律和真理。新儒家用“极”这个字表示事物最高的理想的原型。至于宇宙,也应该有一个终极的理。朱熹称之为“太极”。朱熹说:“在天地言,则天地中有太极;在万物言,则万物中各有太极。”

朱熹,或称朱子,是一位精思、明辨、博学、多产的哲学家。光是他的语录就有一百四十卷。到了朱熹,程朱学派或理学的哲学系统才达到顶峰。

照朱熹的说法,有一个个体事物,便有某理在其中,理使此物成为此物,构成此物之性。一个人,也和其他事物一样,是具体世界中具体的特殊的产物。因此我们所说的人性,也就不过是各个人所禀受的人之理。一个人,为了获得具体的存在,必须体现气。理,对于一切人都是一样的;气,使人各不相同。

如果只是有“理”,那就只能有“形而上”的世界。要造成我们这个具体的物质世界,必须有“气”,并在气上面加上“理”的模式才有可能。朱熹说:“天地之间,有理有气。理也者,形而上之道也,生物之本也;气也者,形而下之器也,生物之具也。是以人、物之生,必禀此理,然后有性;必禀此气,然后有形。”我们在这里可以看出,朱熹是说出了张载可能要说而没有说的话。任何个体事物都是气之凝聚,但是它不仅是一个个体事物,它同时还是某类事物的一个个体事物。既然如此,它就不只是气之凝聚,而且是依照整个此类事物之理而进行的凝聚。为什么只要有气的凝聚,理也必然便在其中,就是这个缘故。

新儒家认为《论语》、《孟子》、《大学》、《中庸》是最重要的课本,将它们编在一起,合称“四书”。朱熹为它们作注,他认为这是他最重要的著作。据说,甚至在他去世的前一天,他还在修改他作的注。

在汉朝儒家获得了统治地位,主要原因是儒家成功地将精深的思想和渊博的学识结合起来,朱熹就是这两方面的代表人物。他渊博的学识,使其成为著名学者;他精深的思想,使其成为第一流哲学家。尔后数百年中,他在中国思想界占统治地位,绝不是偶然的。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平台发布于www.70570.com,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哲学简史》(23)新儒家:朱熹的“理学”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