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之后

2019-12-04 05:35栏目:www.70570.com
TAG:

邂逅之后。邂逅之后。逛Epcot,在摩洛哥馆的咖啡厅吃午饭,邂逅大帅哥Yassen。

他相赠一款标价7刀好吃到爆的甜点令我芳心大悦。

邂逅之后。于是事情就演变成很俗套的:“嗨!约吗?”—“好嘞~走起!”

当我第一次看到Yassen的那张脸时,觉得整个人都被“帅”字洗了脑:修长的身材,匀称的肌肉,小麦色肌肤,清澈的五官,笑容亲切和善;浓密的眉毛,深凹的眼窝,目光中尽是魅惑。

各类小说中所描绘的“人间妖孽”般的男子,大概就是如此了。

邂逅之后。他站在那,令人无端地联想到阿拉丁王子。其实谁也不知道阿拉丁长什么样,所见过的不过是电影中的卡通形象。只是一看到Yassen的身容,多少会觉得如果由他来饰演真人版的阿拉丁,说不定是众望所归呢。

周日午后被邀去他的公寓,从客厅到房间,一切物品井然有序,一尘不染。正值日光最好的时候,透过百叶窗丝丝照进房间,竟衬得室内一切墙壁家具,杯皿碗器闪闪发亮,晶莹剔透。

印象里,阿拉伯人一味的风情万种,神秘莫测;女人大约因戴着面纱,令人觉得冷艳而神秘;男人们谈笑风生,风度翩翩,个个都是调情的高手,不管有意还是无心。正如Yassen所说,他们那里的人,身上的味道像水烟似的勾魂摄魄,口中的言语像他们的甜点那般甜蜜动人。

真是一把把温柔刀啊。

我看着Yassen做完午后祷告,趁着好奇请他为我讲一些古兰经的知识。

他从先知们给予“求知”的指示讲到穆斯林的“以战止战”,又不无遗憾的提及:居心叵测的人曲解教义,玷污着神灵的名义作恶,满足一己私欲...

他问我,“你信仰神明吗?”

我摇摇头,“我没有神明的概念。”

他显得十分惊讶,“难道你没有想过,如果没有神明,这世界是如何形成,如何运作;生灵从何而来;围绕我们的一切是怎样发生的?”

我打量着他的神情,想到他大概算那种虔诚有修养的信徒吧,我很坦率地讲,“我觉得是某种自然本存的规律吧。在我眼里,所谓神明更像是人类意识的产物。”

对于这类直击存在的终极哲学命题,我倒一向觉得老子那句“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尚不失为几分道理。

琐碎地聊了些,与Yassen的对话渐渐转到女性问题上来:“一位真正的穆斯林,对待女性的态度到底是怎样的?”

“其实有点修养的穆斯林对待女子都是很和善尊重,很有风度的。在我们的国度,公共场合有专门为女性而设的休息室,服务处和其他公共设施;男子见到女子是要礼让的,女子的行动也是有男人保护的...”

“为什么女孩子一定要穿长袍蒙头巾呢?”

“这样有益于保养她们的身体发肤,也避免男人觊觎她们的美貌以致招来祸患。”

“女人不该自由地展现美丽吗?喜爱她们美貌的人不该控制自己的欲望,不知道犯罪是可耻的?他们难道不明白人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吗?”

“人的欲望是难以控制的。女子不懂得保护自己,随意暴露容貌,激起他人欲念;这本身就会使男子觉得这女人轻浮,从而给了他们犯罪的理由...”

一个女人的容貌给他人以犯罪的借口...那是不是也可以说,一个人无意间把100美元落在桌子上,小偷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将钱拿走;一个富翁用自己的血汗钱购置一幢华宅,他就活该被强盗入室洗劫一空?

这是什么强盗逻辑!无理且无耻!

慢慢地我想清楚了矛盾的关节所在:我的观点是基于“女人首先只是一个人”的认知,而Yassen的想法是基于“女人是弱者”的认知。这使我们的辩论深深掉进了无法得出任何结论,也无法在任何方面达成一致的陷阱。

于是我终于意识到,基于理解基础不同的两个人,我无法使他明白,他所认为神圣的不可变更的绝无异议的真理其实仅代表了众多立场中的一个。

就像作为在“马列主义”下成长,从未受到过宗教意识神明约束的我永远无法理解,由衷地坚贞地信仰着上帝的人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性别不同,立场不同,真是无法相爱了。想想就揪心呀~

“...温柔的妻子,高尚的丈夫,各司其职的劳动,和善的邻里关系...”其实遥想一下,根据伊斯兰风格,那传统的道德审美和生活方式中所蕴涵的某种终极理想,自有一股平和宏大的美感,值得叹赏,值得敬重。

可是这样一来,个人角色就被预先设定了。

这不公平。

因为社会大环境的命运走向是无法预先设定的。

不过无所谓啦,世事的变幻总要偏离你所设想的轨迹。

再美好也美好不过想象。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平台发布于www.70570.com,转载请注明出处:邂逅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