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方向

2019-12-04 05:35栏目:www.70570.com
TAG:

前文开门即已叙述:人、人文、人类终始未知,全在于一过程而已。

具体的说,今日世界,东西方互为借鉴。

所以,圆满者知终见始便无再虚伪,从真就实而从善如流,也不论你此前是何等的无恶不作,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文明的方向。简答:就是各人、各物、各事、各情等等,自身修养达到圆满的高度,或可以形成一套独有的体系系统,人类社会则更加丰富多彩,著《化文》“纯粹化”里也多有示例。

文明的方向。圆满,即世界社会从个体到全部真正幸福美好善然。

人智开启至今,历史倒回头是不可能,也是不应该的,虽然人类历史原本各种形态皆有可能。但,毕竟时过境迁,再企图回头重新找寻,显然已不切实际,况现实本身是与大自然艰难抗争的选择。

(该图像,来源于2013年6月12日“《文明的方向》邓义荣图像与文字创造作业观摩活动”,乃继梵高、塞尚、毕加索和杜尚观念艺术后,世界现代艺术前沿第五次革命成功转折,最新普世公等实物载体之一。尺寸约200cmX600cm。—— 附注:人类、文化、艺术等,都不在表面形式或手法,而重内在思想跨越,如印象派对古典、塞尚对梵高的革新,等等,同样都借用图像来实施,普世公等跨越创造在整体人类事务,不再仅仅局限在人文领域和艺术方面。包括,跨过本质后的俗智圆满,并超脱俗世而更高和至高精神所在。)

也即,能够找到一条解决由共同人性涉及的各不同人情世故的社会文化,并予以完成理想转化,这才是最重要的,所谓“性相近,习相远”。

愚昧是相对于智慧,落后是相对于先进,恶是相对于善,等等,若是站在圆满高度上看待他们,其本质归同——还是一个过程的诞生或转化而已。则,一个连终始都未曾知晓的过程转化,或说连终始都无知于此的过程转化,何有什么绝对的呢?况乎,其终极本身还可能皆是一致的呢。

那么,什么叫纯粹呢?

严格意义说,死人为真,才满;活人无满,至多大圆成,这是在跨越第一层悟道和间隔几个层面智慧圆成后的更高智慧的满,早已与一门一类无关。

答案是肯定的。

文明的方向。而且,文化上说,绝对就意味着停滞、死亡,所以追求绝对自身就是文化的一种误导,此不提倡,著《必然性和可能性》可同理类推说明。

人文如此,而自然本身就是和谐的,何必还恋恋过程中的是非曲折呢?

(普世公等自身天地大圆满完整哲学谱系印证美图之一。尺寸不限。)

同理,人文也当各自修养调整,达到一个高级的程度,自然相互理解而相互尊重,这叫各修其道,西人文化称作多元化。

文明的方向。所谓圆满,对个体而言,即身心上下自如;对群体而言,即和谐互助友爱;对社会而言,即真实公正一体;对人类而言,即健康美好幸福;对世界而言,即一切众善公等。

需要注意的是,很多学者常常误将传统与保守、前沿与开放等等概念相混淆,而造成诸多不必要的误会、矛盾和冲突,此我在文《大美是圆满》里涉叙。

而且,这个圆满的认识本身就是东西方人类文明共同的追求,上帝三位一体是圆满,道、德体系是圆成,佛智、太极是圆满,梵我一体、天人合一是圆满,等等。

亦或,那些打着上帝旗号满世界招摇撞骗,包括至今仍停留在政教不分和专制独裁体制等,地痞、流氓和无赖者,便也因其自修己道而必得自身所种之恶果;或因其内外交困而自动瓦解,等等的情形出现而紧跟先进,这还是人的本性所致,真乃天意所设。

认识到这些,就是指文化内涵意义上的一种相对平等,把每一件事情做地纯粹了,文化上就不分男女老少高低了,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

注意:该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平台“公等”,该平台于2017年12月3日开通。

西方在圣教第一层面智慧属性基础上,多吸收东方普及型和普遍性的圆满文化意识,便可自修义善从流。中国人,首以选择具有圆满背景的文化为管理载体,为政治思想,为信仰必要,再借西方文化不停创造意识为升修进步。

(完)

终始未知,过程转化。

圆满者,实是指知晓人文之终始者。

在这个人文最高境界的问题上,满,也有广狭二义分别。

若,站在进步的角度讲,传承正是为进步文化提供必要的生存价值和价值参考,传统自身在生存和进步之间圆成。反之,传承若一味抄摹,显然难以新成就,何况还有不同年代的传统之别。传统若无进步,其自身将陷入停滞,成为名副其实的古董而失去活力,缺乏创造力而失去主动。第四,传统若没有生存的认知,一味进步,再与进步的前沿文化相并合,便容易形成人类文化自身失衡;这个角度讲,传统不仅需要重视,而且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最后,站在生存、进步和创造性的返璞归真总调上,就会清楚看到,文化最大价值正在于传统与前沿相互密切互动和互为补足不全而人世社会一体。

其实,这些也都是一种种相对的认识,如以人有高低、胖瘦、老少之别一般,连人源都无知,何来绝对呢?所以绝对的平等是不存在的。

另外,当先进的文化和优秀的智慧文明自身修养到达圆满的高度后,物质与精神便皆从善如流,必然性的会给愚昧落后以真诚的力所能及的帮助,愚昧和落后方才真正得以服从你的意志。

人文上,真实、善良、正面等等词汇,都是指人性同一方向的意思,这就叫系统和圆满。

天灾而人祸,时、空一致,祸到临头自然当清醒,如西方文艺复兴导火索黑死病之流行,即便需要再多的综合因素,也都是崩溃之前所蕴积而成的必然性结局,中国史上历次改朝换代都不是一厢人愿所能阻止的,这就是人类历史的洪流,所谓滚滚向前的原因和道理。

原初若无创造意识,则连自我生存都是一个大问题,所以人文的源头可谓创造伊始;尤其文化自身,若非创造,何来?

东西方共同在开启民智,同时共同为升圆续满认识实践,则所有国家、地区、民族、个体共同幸福。

(普世公等 · 视觉设计 · 纯单元习作。邓允合于2015年。尺寸不限。)

类推出去,各行各业、各门各类、各国各家、各地各区等等一如,世界便自然美丽。

世已至此,惟有向前,进步。而,进步所要达到的终极,除去宗教中各不相同的神和人文以外的部分,别无一人可知,故而所有的事物都是在一个过程中不停不同的转化。

附:《2013年·后记》

天文——人造——合一矣。

内里的,是因为各不相同的天地、古今和时空等,所造就的自身不同性情特点建构出来的文化差异体系。

所谓东西方传统与前沿之别。实际,传统一方面为生存,另一方面为进步;前沿一方面是进步,另一方面为返璞归真;生存即真,真即生存;传统与前沿方向不同,异曲而同工,他们本身形成一个自圆体系。

现在的问题就出在过程中的转化上。

这点,我在早著《化文》“关于死活”里便已讲说的很清楚。

同样,因为如此,所以各个事物之间的差异,难免便会分歧、摩擦、矛盾而冲突。就如,阴阳需要协调,阴阳亦永远各自本体一般,在于磨合,并各自修养;当双方修养到了火候,自然相互尊重,和平共处。

文化上讲,圆,就是在能够解释世间所有问题的基础上,自成一套体系而无懈可击。满,即溢;就是自然付出,真实帮助。

人世社会,一终一始。

《文明的方向》

无论是西方的民主社会,还是中国的社会主义社会,或世界其他民族、国家、地区等各不同形态种类的社会运作模式,这些都是表面的。

顺带说一下:平等、纯粹、文化和和谐等等的一些概念。

这是一个相对的概念。

包括,就社会的公正性也都是一种种不同类型的相对而言,如今日欧美民主也有很多问题,但毕竟要比独裁专制强得多。同样,正因为民主制还是有这么多痼疾难以根除,方才拟定一个全新“公等”模式出来,设想计划一番。

实际,人文对“死”无有答案,所谓“生之无始,死之无终”,只是一个物形向另一个物形过渡的再现,相互转化,互为依赖,循环而往复,圆也。

(前沿书象之一——非书法。邓义荣创作于2013年。尺寸约100cmX90cm)

天文,地理,人化。

人类自诞生伊始,穷尽所能,成为地球主人。

作者:邓义荣

则,再能够跨越由这样子的一个情感感性弱势式的强态主动性文化工作,这就是本文和专著《文明的方向》所提出的有关核心、总纲、路径和性质等等,包括详细展开文字,以及图像跨越创造。

这个人文是包含全部的,有东西方文化各系统,中国、美国、欧洲等等均在内,这里实是指现实中的各个大小不同个体生命本身之言行。

文乃自然的显现。地之理。人而转化。化解而合一呀!

2017-12-03(大思想)邓义荣  公等

宇宙浩瀚,太过无穷。

世界大得很,宇宙更是浩瀚无穷,当无数旌旗遍布,各展姿彩,频频招呼之时,何以不美轮美奂乎?又何必还在意那一时的风暴所袭呢?处处命体是生,活而动作频频,为人类大家共同之存在也。

我已在视觉艺术前沿图像领域作了深入通透性的成果研究,一连串跨越式创造作品的诞生,已完成了无障碍式的全民实践目标,从理论到实践全面圆成,包括哲学、宗教、经济等门类,也有涉及圆满层面上的文字记录。

即,人人、我我、事事、物物等等等等,皆是因为在一过程中尚未能达到这个圆满的高度时,所显露出来的自我修养欠缺,而造成相互未能理解,而互不尊重。再严重下去,就是矛盾、冲突,直至战争。如,古之孔门儒道和西哲康德先生之三大批判精神等等,即分别各是圆满体系之一。

人们担心的是,当今落后地区和相对还原始愚昧的地方,也可以通过各修其道和系统圆满能达到如此美丽吗?或是一种和谐状态吗?答:是的。

文化,先是生存,历时数万年;进而统治,经历数千年;后为民主,又是数百年;再后公等,还要返璞归真和无返去真。

敬编辑重视。感谢!

当代中国的问题之一,在于知识分子长期受单一意识形态高压造成思维混乱,加之无孔不入、无所不用其极的洗脑文化渗透和胜过流氓黑道的统治手段,使人们思考狭隘而思想片面,或有故意是非的无良利益者,等等,种种情况的出现,使本土传统文化非但没有进步,反而严重倒退之现实。

(补:延至2017年,早已犬儒遍地,厚颜无耻山寨,虚名虞利争夺,毫无思想精神问世,不堪细致,统称妖狗群魔。)

则,究竟人文要调整修养到何种程度为宜呢?答:系统圆满。

这,正是解决当下由西方多元文化带来人文面临失控,而未知后果的答案所在。

若说同情和怜悯,所谓人性,就有积极进取所显现的载体文化,在面对无数新鲜事物出现时,本能的好奇心,可以一方面通过圆满文化的教化得以解决,二方面不断提升各自的修养,达到自我圆满的高度后便自行解决,这正是创造性文化教育所致。所谓情感、感应、应验,性情相互得到印证,便是通同;相互理解了,情感就通了;通情而达理,理道一致,性情一体,人性负面弱点之一,便可以得到调剂、调节、调解而重新调整完善,便可以跨越人性弱点之坎,这是一种高层次上的和谐而美丽,各有各道。

则,人类的终,也将应该是有一个创造来结束,这是可怕的,也是不应该的,至少是可以通过人文自身的改变来给予回避的。则,人类如此创造出来的逻辑认识本身内涵矛盾,且人类从根本上就不愿意终极,更不会同意用这样一种自我嘲讽,本来可以无尚荣耀自己的方式来结束。所以,这实际是人文自身出现了逻辑问题,也即逻辑本身出现了问题,所以逻辑在此不可信,实是人文自身不可信,而需要重新认识、理解和完善他们。

事实上,世界各种不同样式性质的社会形态本身并无大碍,只是管理者自身的修养要达到足够的高度,即圆满修为的程度时,社会问题也便自会因管理者达到“圆”的境界而正常转动,得以解决,即“化”解问题。

(该文初刊于香港新闻出版社《中外美术研究》2010年总第九期,名《“文明的方向”公示》)

则,东西方文明可形成一个良性共进的状态出现,世界真正一体也。

逻辑的说,有始就有终,终始一致。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平台发布于www.70570.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文明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