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小主和她的大奶妈——单亲妈妈的独立战争史

2019-12-03 12:22栏目:众神之怒
TAG:

圆小主和她的大奶妈——单亲妈妈的独立战争史。图片来自网络

圆小主,又名圆宝宝,圆滚滚,圆大头。其实圆小主之前并不叫小主,之前我们都叫她满臀儿,大约是因为她还是小宝宝的时候,只要一吃奶就心满意足地拉粑粑,一拉粑粑就糊满整个小屁股,满臀儿由此得名。

圆小主和她的大奶妈——单亲妈妈的独立战争史。大约是在温柔似水的妈妈的影响下(深谙真相的吃瓜群众:你够了!),圆小主开始慢慢有了一点小姑娘的样子,满臀儿的概率已然大大下降,那么这个充满了乡土气息的名字是断然不能再用了。鉴于华妃凉凉那句bitch is so bitchy是如此地清新脱俗,而圆宝宝又像个主子一样随时都需要人伺候着,我就叫她圆小主了。

有了小主,那么我妈自然而然就成了太后,至于我么,也就彻底断了争宠上位的念头,直接沦落到了当奶妈的地步。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不过,我们家的这出清宫戏,没有皇上,没有驸马爷,甚至连六根清净的公公都没有。

万事皆有缘由,一开始么,皇上是有的,驸马爷也是有的,只是大约是雄性动物的天性一直在作祟,收不住心性儿,又担心被一刀怒斩惨变公公,于是纷纷离去。

我在圆小主两个月时分居,八个月时离婚,也算是为80后居高不下的离婚率做出了一份重要贡献。至于圆小主生物学意义上的父亲么,在圆小主降生之后的头十天还是蛮积极的,但是没想到这份积极性就像圆小主拉出去的粑粑,热气还没冒完,尖儿就先软下去了。

圆小主和她的大奶妈——单亲妈妈的独立战争史。幸福的家庭各有各的幸福,渣男却都好似流水线压出来的一般,渣得毫无新意。无外乎就是趁着家里老婆被新生儿缠得头昏脑涨无暇自顾的时候聊骚、出轨、转移财产、分居、离婚,期间还夹杂着圆小主的哭闹和屎尿屁,真真儿是鸡飞狗跳,一地鸡毛。

圆小主和她的大奶妈——单亲妈妈的独立战争史。去民政局离婚的那天,我买好火车票,揣着吸奶器,跟圆小主吻别后,就雄赳赳气昂昂地踏上了回老家的路程。头天晚上跟渣男在微信上扯皮到半夜,最后总算把圆小主的抚养费谈到一千块一个月。区区十张毛爷爷,换算成纸尿裤也就勉强够买个六七包吧,照着“曾用名:满臀儿”的霸气指数,够用一个月的话我就谢主隆恩了。

正这么盘算着,我已经坐在民政局里办理离婚的工作人员对面了,就在大红印章即将落下的那一刻,渣男突然大喊一声,抚养费怎么变成一千了!不是说好的八百吗!艾玛,我顿时就精神了:您老可算是渣出新意了,见过出轨的,见过离婚的,见过趁着老婆怀孕生子出轨离婚的,可没见过您这样儿临时反悔倒扣自个儿孩子抚养费的啊!

说时迟,那时快,一想到圆小主无缘无故少了一包纸尿裤只能光着小屁屁满地飞“翔”的凄惨模样,我内心那火热滚烫的小宇宙就噌地爆发了,先是一记左勾拳右勾拳一句惹毛我的渣渣有危险,再一记佛山无影脚直踹命根让他从此以后只能做一个声音娇俏动作妩媚的老太监,最后再以一个完美的托马斯空中720度全旋稳稳落地收官,顿时全场观众掌声雷动!善了个哉的,本宫还不信治不了你了!

圆小主和她的大奶妈——单亲妈妈的独立战争史。Cut! Cut!那个群演!说你呢!自high过头了吧!罚你回去重读一百遍《演员的自我修养》!

其实当时真正的情况是,我懵圈儿了,我真的不想为了每月两百块再跟这样一个毫无廉耻的人扯皮,我不能忍受自己再跟他存在于同一个空间里!一秒都不行!

是的,我忍下了胸中的这口恶气,重新签下了离婚协议,印章落下的那一刻,Freedom!

然而,事实上,摆在我面前的一个很严峻的问题就是,如何一边赚钱一边带娃?在照顾宝宝这方面,目前唯一能依靠的只有我妈,而圆小主又是一个超高需求的宝宝,恨不得24小时黏在人身上,所以仅仅依靠我妈妈一个人是绝对不够的。而工作上,公司又拿三捏四地企图给我制造麻烦,试图把我休产假时的损失通过增加额外工作以及克扣工资的方式赚回来。双重压力之下,我做出了一个决定,辞职!带娃!在家工作!

其实一说到在家工作,我也是挺头痛的。带圆小主去楼下小花园玩的时候,总是会有好奇的大妈们问:你怎么每天都带娃呀?不用上班的吗?

一开始我还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在家工作。

这时候大妈们的韩式纹眉多半一挑,眼睛里射出一道道精光:在家做什么工作呀?T宝?微商?还是代购?

我通常都会深吸一口气,露出(自以为)甜美的笑容,希望她们能看到我这张充满了文化气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脸:不是,我在家上课。

此时大妈们蓝黑色的细长眉毛扯得更高了:哟,在家怎么上课啊?开辅导班吗?

我已经在心里默默盘算着如何简洁明了地解释我的工作,好赶紧脱身:不是,我是做在线对外汉语的,就是在网上教外国人学中文。

大妈们一听到“外国人”这三个字,就如同当年听到小鬼子进了村一样顿时炸开了锅:哎呀!教外国人啊!那你英语一定很好吧!

满头黑线的我:还……还行吧……

此刻大妈们已经兴奋到摩拳擦掌恨不得磨刀霍霍向猪羊了:那你帮我家小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补补英语呗!他/她别的功课都好就是英语不太行啊!哎你家住几号楼几零几啊?我改天带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去你家坐坐呗!

抱着圆小主落荒而逃的我……

与大妈们的第一场交锋,惨败。

这场惨败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我的工作有多么小众。就好像土木工程的兄弟总是在思考今天要用左手搬砖还是右手搬砖,攻城狮和程序猿只能在女神“呵呵,去洗澡”的召唤下修电脑,而我们学对外汉语的,通常就被理解成会说几句英语的语文老师……

更何况,我做的还是在线教育,这种在一二线城市刚刚兴起在三四线城市几乎闻所未闻的职业。是的,我每天只要对着电脑说说话聊聊天就行了;是的,我不用风里来雨里去在公交地铁上练习太极二十四式;是的,我不用看老板的臭脸也不用捧同事的臭脚;是的,我可以在上课的间隙抱个娃喂个奶;是的,我还能上半身人模狗样光鲜亮丽,下半身却只着一条洗得发白的碎花大裤衩……

打住,我仿佛已经看到了你们眼中熊熊燃烧的怒火。做人呐,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这位施主,你先把刀放下,有话好好说嘛。难道要我告诉你,因为时差的关系,我有时候凌晨4点也会起来上课?难道要我告诉你,学生们的需求稀奇古怪所以备起课来也是五花八门绞尽脑汁?难道要我告诉你,因为刚刚起步所以收入很不稳定,每晚把圆小主哄睡着以后还得做一些编辑或者翻译的工作到半夜?难道要我告诉你,在单位上班可以有事假病假年假,而我不敢生病不敢休息只因为一停下来就会断了所有的经济来源?

不在其位,除了不谋其政之外,通常也不知其政。这世上从来就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你的哭,你的笑,你的忧伤,你的烦恼,其他人也只能看看就好。偶尔有朋友过来递给你一张纸巾,已经是莫大的善意。无人理解,无人慰藉。一段无论多么艰难的岁月,都只有自己支撑着自己度过。

最大的庆幸就是,我还有圆小主。我的小小的她,是照亮这个黑暗世界的唯一一道光芒,而我,只有向着这道光,头也不回地走下去。

干掉第一碗鸡汤,一场单亲妈妈一本不正经的育儿之道也即将拉开大幕粉墨登场。那么各位看官,我们且听下回分解吧。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平台发布于众神之怒,转载请注明出处:圆小主和她的大奶妈——单亲妈妈的独立战争史